夏玖沫

全职/千凯千/梦间集/凹凸世界
主千凯千
吃的cp很多很杂请注意避雷!

手速慢文笔渣画风诡异
脑洞清奇+无脑速打
常年短篇+要虐不虐/要甜不甜

今天又在咸鱼的道路上越走越远
一年都不更系列

爱殇

>写的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
>想吞吞刀子不知道有没有推荐
>ooc!!!!!!!

> @木芷樱 迟到的生贺QAQ

>>>>>>>>>>>>>>>>>>>>>>>>

金铃索觉得自己的身子近来有些虚弱,总是容易心悸

就是那种心会突然重重的跳,很久很久之后才会恢复到正常
不仅如此,他也变得愈发疲惫了

直至有一天早晨,金铃索觉得自己喉咙深处传来一阵骚痒,克制不住的痛咳起来,却发现咳嗽时请从嘴里冒出了几个白色的像小球一样的东西

这是——满天星?

金铃索愣了愣,半响才反应过来,这是得病了,还得的是堪称绝症的病——花吐

他自幼便饱览古籍,知道花吐也必然知道如何解决

只是关键就在这儿

花吐症需要心爱之人的一个吻,一个真心实意的吻,才能化解
不然30天后,必将死亡

金铃索黯然苦笑,心间涌上酸涩的情绪

向心爱之人讨一个吻,多简单的事儿啊...
可是如果是他...

金铃索嘲笑般的摇了摇头

这病放在别人身上,兴许还可以试一试其办法,可他却直接否认了

因为金铃索的心上人,是男子

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

这几天金铃索越来越虚弱,咳嗽的次数越来越多,一次比一次严重,甚至已经到了无法战斗的地步

他以生病为由呆在房间里,每天都在脑海中描绘着那个人的样子,一遍,又一遍,直到想到眼角发红,他才捂着心口,慢慢睡去

一日,淑女来看金铃索,敲了敲门却无人答应,悄悄推开门,只看到金铃索还在睡,可现在早已日上三竿

她凑了近,发现金铃索的眼角还染着红
本来就清瘦的少年,也变的更瘦了

淑女来看他的目的也是想跟他聊一聊,问一问他的病,虽然这样做不好,可是淑女想了想,金铃索自从病了之后就在也不让旁人踏进他房间一步,若是等他醒来再来拜访,怕是要吃闭门羹,索性就坐在了一旁的木凳上等金铃索醒过来

刚坐下没过多久,躺在床上的人便悠悠转醒,转头发现淑女坐在桌旁,眸中多了几分疑问

淑女见他醒来,向他解释了一番,但同时也遭到了主人的逐客令

淑女这般固执的性子又怎会因为三言两句就被打发走,她皱着眉头问金铃索
“你到底得了什么病,连我们都不愿意告诉。”

怎么说也是日夜相伴的好友,在不济,那些打出来的革命感情也还是有的,如今却生了什么病都不愿意告诉,这算个什么事

金铃索沉默了半响,却在开口之际又开始剧烈的咳嗽,几个沾了鲜血的满天星从指缝间落下

而金铃索的手心,沾染着鲜血

这让一旁站着的淑女看的心惊胆跳

“...你明白了么?”
金铃索脸色苍白的看着掉落在地上的满天星,他再清楚不过淑女绝非是一般庸俗女子,如此聪慧的人不会看不出来

“你……可是得了花吐……”
整个房间静得可怕,淑女想要得到一个确定的答案,想让金铃索告诉她,不是真的

可是房间的主人迟迟没有说话,淑女已经明白,这是默认了

“你的心上人到底是谁!算算时日,你把自己关在房间中已有十几日,你宁愿接受这种痛苦慢慢死去,都不愿意去尝试吗?!”

淑女感到疑惑,可是她记起来这种花叫做满天星

而满天星的花语叫做
配角

配角……
淑女看到金铃索的眼眸里不知何时充满了悲伤,他低垂着眼眸,缓缓开口说

“我心上之人……是紫薇。”

他低着头,看不到淑女惊讶的脸,可是只是想象就能知道一个正常人对这种事情会做出怎样的反应

他自嘲般的笑笑

“...这样你要让我如何去讨要一个吻呢?谁都不能接受吧。那你说我除了呆在房间里面不让你们担心之外,还能做些什么呢?”

“我想活下去,只是紫薇他会接受吗,男子相恋本为禁忌,更何况是一个吻。”

“紫薇会有他的生活,或是云游四方或是安定其中,难道要因为我,而被迫站在风口吗。”

“佛曰我不入地狱,谁入地狱。更何况我不希望他痛苦。”

淑女剑沉默了
她从来没有想过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她身边,她也不知道怎么办

嘀嗒,嘀嗒

淑女听到了滴水的声音
她看着金铃索,才发现他哭了

她现在才知道原来平时看起来清心寡欲的少年,心里面藏着的却是这样的情感
她现在才知道原来平时看起来坚强的金铃索,有一天也会哭的跟孩子一样

淑女恍恍惚惚在走出房门的时候听到一个沾染了哭腔的声音对她说

拜托,保密……

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

紫薇近日来有些心不在焉
大抵是因为金铃索已经很久都未曾露面

淑女剑是唯一一个可以进金铃索房间去照顾他的人,必将知道点什么,他也不是没有问过,只是每次得到的答复都是淑女闪闪躲躲的眼神

他想,一定发生了什么

刚开始他只是经过的时候不经意的看一眼金铃索的房门,越到后面,他就开始在闲暇时期呆在金铃索房门前

他觉得他应该说点什么,做点什么
可是这种感觉只是来源于心底,他明明什么都不知道

他看着桃花树一日比一日暗淡
心中有一个念想,破土而出

——快去见他,不然就永远都见不到了

紫薇的心突然加速的跳动

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

今天是第二十三日了

金铃索坐在木凳上,手中虚虚握着一只白瓷杯,眼神向窗外飘去

还有七日...他还能活七日

金铃索突然想见见紫薇
记忆深处的紫薇,好像已经模糊了,只记得那双幽静的紫眸最深处藏着的,是不易察觉的温柔

金铃索脑海中浮现的都是他

皱着眉头的他,不屑一顾的他
还有在未经历过绝望之前的他——

整个人都是温温和和的,冷冽与锋刃悄悄的藏起来,看似高冷却又极好接近

金铃索一直觉得,紫薇是一个温柔的人,那种温柔是从骨子里面散发出来的

而金铃索想着想着笑了,他想到了紫薇别别扭扭关心他的样子

紫薇紫薇
他现在整个心脏都被紫薇占据着

他不经意间看到了淑女剑随手放在木桌上的铜镜,因为镜子不平,照的人有些扭曲,可是并不妨碍他看自己

苍白的脸看起来比之前好多了,大概是在静养着的原因

金铃索拿起随身携带的那一条白丝绸——那是紫薇送的

他轻轻的拢起一小簇头发,将白丝绸一圈一圈的绕上去,然后在尾端打了个结
还剩余很长的一部分混在金色的发丝里面,逐渐清晰,随风飘荡

他用手轻轻拍了拍脸,理了理衣服,缓缓地打开了木门

>>>>>>>>>>>>>>>>>>>>>>

阳光很刺眼,桃花树也差不多枯尽,但他抬眼望去,却并未感受到这些

因为树下坐着一个人,名讳,紫薇

金铃索看着他征住,他从未想过一打开门就会看见他心心念念所想的人

心脏开始疯狂地跳动,渐渐不受控制,气血上涌,口腔里一片血腥味
金铃索克制着自己,却再也无法忍受这痛苦,蹲下身子咳嗽起来

紫薇几步走到金铃索身边,看到的是金铃索用手捂住嘴疯狂的咳嗽,鲜血顺着指缝缓缓流下,有几个白色的小球悄悄的落下,看得到的皮肤白的透明,仿佛下一秒就会随风散去

鲜血...花朵...

紫薇蹲下身子,一只手轻轻握住金铃索的肩,另一只手缓缓覆上金铃索捂着嘴的手

他感受到鲜血的温热

紫薇是何等聪明的人。

尽管他心中充满不确定,他也想试一下

金铃索感受到有一股力量将他扯入紫薇怀中,他感受到唇瓣的温软

喉咙渐渐的不再骚痒,花朵也变成幻影,只有地上斑斑驳驳的血迹证明过金铃索的病

“铃儿...”

金铃索感受得到紫薇在抖,反手紧紧搂住紫薇

“我在。”

当淑女赶过来的时候,她看到有两个人紧紧相拥着

一白一紫
仿佛谁也不能分开他们

【END】

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

给芷樱的生贺【手速慢别打我】
生日快乐啊!

相濡以沫【2】

大概又是不定期更新的短篇连载系列
ooc与私设齐飞
幼稚园画风与手残并肩

这大概会是n个过度章中的其一

若不嫌弃,请君往下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虽说古墓本来就阴暗潮湿,但昆仑山的大雪霜寒,还是让金铃索得了点小病,他也天天呆在房中,静心修养,偶尔翻阅翻阅古籍

后来众师兄弟们总来房中问候近况,让金铃索感到有些不适应,想了想便说闭关修炼了罢

再后来等金铃索出关,那已是三月桃花铺十里的季节了,也正好是桃花岛聚会之时

“师兄,师傅让你代表古墓派去参加桃花岛聚会。”

年龄最小的御蜂将帖子放于石桌上

“……师兄好点了吗?”

金铃索对他温和的笑了笑,沏了杯茶给御蜂说
“我已无大碍。既然是师傅所托,那我必定会去。”

御蜂也笑了,俩人又聊了几句,御蜂才离开

金铃索坐在石凳上托着下巴,几分无奈的情绪油然而生

聚会什么的……
金铃索皱着眉想






纵然是千般万般不情愿,金铃索这一趟还是得去,没带太多东西,就带了些礼品包袄也就上路了

因为出发的早,金铃索有充足的时间去四处逛一逛看一看,一路上走走停停,看过大半风景,即使无人陪伴,也便觉得有些乐趣

其实说到底也只是少年年纪,天天呆在古墓中阅读古籍,诚然是再成熟的少年,也会觉得枯燥无味,空虚寂寞的

一路上紧赶慢赶,等到了桃花岛之际,早已有好些人到场

金铃索与淑女君子有些交情,寒暄过后,便被小童带往客房

【TBC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来段过渡【说白了就是没手速】

最近一个星期连轴转,我心好痛
我尽力了……

大概下一篇紫薇就出场了

相濡以沫【昆仑山篇】

幼儿园的文笔【微笑着死去】

oocoocooc!注意私设出没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又到冬天了

冬天的古墓十分寒冷,但这寒冷却是金铃索最喜欢的

金铃索喜欢雪,自然也就爱上了这寒冷
到处都是冰天雪地,天地一色

纯净而又美好

金铃索披了一件厚厚的袍子,搓着双手哈气在古墓外的池子旁散步,伴着铃铛清脆的响声

金铃索从小便深入简出,不是他不想出去,他只是觉得外面的世界虽大,却没有一处是可以吸引他的目光的

清心净欲的日子,自然也就养成了一个清傲洁净的绝世公子

虽然有时他也会厌烦这无味的日子
但有时终是有时

直到金铃索被冰绡带到昆仑山去游玩的那日,这清心的日子就出现了裂缝

在金铃索面前的这人浑身血,伤势之严重让金铃索无法抛下他不管

再说,也无法抛下——因为他走丢了

金铃索蹲下身子查看那人的伤势,发现都是皮肉伤之后便出了山洞去寻找草药

昆仑山鲜有不下雪的日子,这几日的雪更是纷纷扬扬,金铃索寻找了很久才从雪地中翻出需要的草药,又捡了几根可以用的树枝与一些石头回到洞中

金铃索把石头搭起来,用树枝生起火,犹豫了半天,最终决定,把面前这人的衣服先脱了

只剩里衣的时候,金铃索发现有点难脱,因为有好几处伤口与衣物粘合在一起,金铃索皱了皱眉,费了些力气才将里衣完全脱下

敷上用手撕搓的草药泥,金铃索狠了狠心把自己身上的衣袍下摆用力撕下,又撕成一条一条的为那人包扎伤口,又把披在外头的厚袍给面前光着上身的人盖上

幸好我本来就穿的厚。金铃索坐在火堆旁,看着躺在地上面色苍白的男人暗暗想

也不知道几个时辰过去了,金铃索面前的那个人总算是醒过来了

“你……醒了?”

“这是哪?”

那人的声音很好听,只是眼中有的却是一派冷清

发现想要坐起来却并无力气的紫薇也只能这么认命的躺着
不过他还是很庆幸,没有一醒来就发现自己身在阴曹地府

“昆仑山的山洞里。”
金铃索看着他说

紫薇偏了偏头就看见坐在一旁的金发少年
生的极其好看,一双淡金色的眸子,流光四转,金发很柔顺地垂至肩头
白色为底暗白色为纹金色为辅的衣服
一派清雅公子的模样

金铃索似乎对对面的人打量有些不满,不自然的把目光往火堆上移

但躺在他对面的人似乎有一种魔力,能把你的目光锁定在他的身上

银白色的长发散在地上,染了血的玄袍紫衣被金铃索放置在一旁,紫色的眸子里毫无情感,波澜不惊,五官也极其精致,像是被上天细细雕琢出来的

一时间两人都没说话,空气仿佛凝固了

“……你是何人?”

紫薇打破了沉默,冷着紫眸向金铃索的方向看去

“在下古墓派金铃索。”
不卑不亢的温和语气,也无波澜,也无起伏

“在下紫薇软剑……多谢阁下相助。”

紫薇并不是无义的人,自然也不会觉得对方救他是理所应当的







又过几日,金丝冰绡带着一众弟子终是找到了他们二人,见到之后,金丝也淡定不起来了,握着金铃索的肩膀左看看右看看,生怕他受了一点伤——那可就是他的罪过了

这几日紫薇恢复的也差不多,只要再静养几日,也便能痊愈了

于是后来两人告别,往不同的方向走了

而原本以为这会是两人之间唯一的交集,却不想,这只是一个开始

<<<<<<<<<<<<<<<<<<<<<<<<<<<

一篇文要写好久了我而且短小是不是没救了

这个文笔真的是幼儿园都不如啊……

还有两天就要开学作业还没写完的我夹缝中生存

留下你们的小心心吧【痛哭】